可以先到实地考察后再做决定

2019-10-20 19:41

今年春节,胡父从贵阳返回过年。这次,他的口气变得更大,不断跟家人盘算将来怎么做生意,看见大街上的高楼,他会说,将来我会把这栋楼买下来做生意;说到爷爷奶奶身体不好,他表示,将来会在海南岛买别墅,让二老在那儿颐养天年。

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,胡父听闻后,毫无反对意见,还表示“你们怎么说,我就怎么写”,看架势就是净身出户他也愿意。胡静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传销的可怕。

因为知道胡父的工作,对方“好心”告知,说贵州也有个发电厂,有个职位可以提供,年薪15万,希望胡父能够过去。对方同时表示,可以先到实地考察后再做决定。于是胡父借口出差,瞒着家人到了贵阳。

从贵阳回来后,胡父整个人精神状态完全变了,“特别的积极向上,就好像每时每刻都要奋斗的感觉”。这一次回家后,胡父就把工作给辞了,然后高高兴兴地去了贵阳。

胡静将亲戚朋友喊过来,希望大家能帮忙说服父亲。亲朋们劝说了很多,其中最“狠”的一招,就是离婚,如果胡父执意要走的话就让母亲跟他离婚,这样也省得将来惹出麻烦后,将家中的母女俩也牵连上。

胡静看上去学生气很足,但行事比外表成熟很多。她从读研开始就没再向家里要钱,通过兼职来赚取自己所需。

在摸清这个传销组织的运营模式的同时,胡静也开始了与传销组织争夺父亲的“斗争”。胡静先后加入到“反传销联盟”、“反传销协会”等一些民间反传销qq群;她也向贵州警方、工商等部门举报过,但此类案件调查难度大,不可能一蹴而就;她甚至花3000元,从湖北请来了一个反洗脑老师,对父亲讲了一天课,可收效甚微。必须直面父亲展开工作。

“当你痛苦地回忆自己平淡的过去时,传销组织就此将你锁定。”胡静说。

胡静一家原本过得非常幸福,父母亲都是工厂职工,家里有房有车。父亲性格温和,在单位还是一个小领导,人缘不错。去年11月,父亲接到一个前同事打来的电话,变故由此发生。

胡静说当人“上总”之后,事实上就能明白这其实就是一个骗局,但那时已经难以回头了,因为跟着他的人已经投了那么多钱进去,为了补足“亏空”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骗下去。

胡静介绍,每个人都有欲望和弱点,传销组织正是看中这一点,他们通过熟人和亲友发展,赢得别人信任后,然后勾起人赚大钱、迅速发财的欲望。而具体操作手段就是歪曲国家政策,借口这种所谓“新型资本运作手段其实是西部大开发的一部分,国家其实是低调支持的”等等。

这种所谓的“资本运作、连锁经营”,其新人入会的门槛是缴纳69800元,每个人能发展3个人,就这样1变3、3变9、9变27……而当下线达到一定人数后,自己就可“上总”,届时就能拿到多少年薪。

胡静有些反感说大话的父亲,真正让她起疑心的是父亲的汽车,年前父亲借口车子放在朋友的车库里,而回到家里后,也不见他去取。不断逼问下,胡父才告知,车子早就被他卖了,因为他在贵州发现了一个投资项目。胡静上网一查,这才将父亲的行为和传销联系起来,“网上讲的传销组织的那些特征,跟父亲回家讲的几乎一模一样!”胡静说。

胡静说,这样的说法,常人看起来可能觉得荒唐可笑,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这样的理念再佐以成功学不断地洗脑,就变得威力无比。

如此等等,这幢政府大楼每一个部分,几乎都被传销组织冠以各种蛊惑力极强的解读。除此之外,包括银行卡、电话卡、租住地等,传销组织都借由编织若干美丽的谎言,不断给人强化国家事实上是支持这种新型“资本运作方式”的。

胡静介绍,像她父亲这样的新人“入伙”时,有一个7天的考察期,通过轮番鼓动,将人激励得跃跃欲试时,他们会将新人带到贵阳市政府大楼“参观”。

有关那栋政府大楼,传销组织带人必看的还有一个“景点”:大楼前有两匹马的雕塑,其中一匹低着头吃草,另一匹马昂着头环顾四野,看起来那匹低头吃草的马显得瘦些。传销组织的解读是,一辈子只知道埋头吃草的马永远长不肥——这对那些几乎一辈子谨慎为人、埋头苦干的工薪阶层来说,可谓一个致命的刺激。

那个同事把胡父一顿“猛批”,说这些年没见,怎么现在这么安于现状、贪图享受,还设身处地地帮其分析现状:年纪这么大,都快退休了,在单位肯定已无上升空间,如果再不奋斗,就真的什么机会都没有了。

胡父变得健谈,从前有些木讷的他,说起赚钱来滔滔不绝,看见亲戚逢人便说,国家现在大力搞西部大开发,贵阳那边发财的机会很多,希望大家跟他一起去。

父亲的改变让胡静一时不知所措,在哭了好几天情绪稳定后,这位天性执着的女生想要弄清楚,究竟是什么让她温和的父亲变得如此陌生。得益于自己的研究生专业,学数学的胡静通过套父亲的话,以及查看父亲常跟人联系用的手提电脑,找到这种传销组织利用网络传播的多种骗局。就这样,这个女研究生花了一个多月时间,拼凑出这种新型传销组织内部运作模式。

贵阳市政府大楼的国旗在楼后面,传销组织将之解读为,寓意“国家事实上是在背后支持你”;政府大楼是一个等腰梯形,这区别于传销组织金字塔形,“这是告诉大家,每个人都有机会当老总”;如果你仔细数,政府楼前有二十多棵树,“这其实意味着你发展多少人后,就能上总”。

胡静告诉记者,这些话可谓句句说到父亲的心坎上。虽然家境不错,但胡父其实一直对现状不太满意,觉得没能给家里尤其是女儿创造更多。